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开信息内容
中国率先走出疫情意义
索引号 71947926-x-/2020-0720002 公开目录 重组与资本运营
发布机构 隆阳区国资公司 发布日期 2020-07-20 16:39:59
文号 主题词 中国率先走出疫情意义

中国率先走出疫情意义

新冠肺炎病毒疫情蔓延对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中国防控疫情的经验以及及时复工复产对世界经济意义重大。因为中国在经济规模、国际分工、产业链、供应链及贡献等诸多方面已经位居世界经济重要地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进口国。2019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14.4万亿美元,在全球经济的占比达到16%;中国占世界进出贸易的11%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三成左右。2019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供应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全球几乎所有门类的制造业在中国都有其产业集群或核心企业,中国制造业关系到全球制造业布局。

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和春节假期延长重叠,停产或半停产、停工和半停工,已迫使中国经济按下暂停键,供给和需求端同时快速降温,短期内对中国自身经济必然产生影响。世界是平的,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或影响发酵则通过旅游、消费市场、运输、产业链、供应链而逐渐广泛溢出。

旅游业和消费首当其冲。中国游客是当今按国别计算的最大旅游和消费群体。2018年,中国的出境游客上升到了近1.5亿人次,在境外的支出超过2270亿美元,在国际旅游支出中占16%。春节期间正值出游旺季,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导致130多个国家对中国实施了出入境管制措施,主要涉及航班调整或取消,口岸及港口管理、签证服务暂停等。全球至少30家航空公司停飞或削减了中国航班,遍及五大洲。今年第一季度,全球航空公司收入很可能减少50亿美元以上。英国经济学人智库的一份报告指出,由于中国人因担心感染病毒而取消或推迟度假安排,世界旅游业可能将遭受大约800亿美元的损失。在中国限制出境游以及一些国家和地区加强针对中国人的边境管制后,从东京到伦敦的酒店、赌场、航空公司和零售商都遭遇了一股强寒流。受这次疫情冲击最大的毫无疑问还是那些中国游客出境游人气最旺的邻近国家和地区,特别是日本、韩国、泰国、新加坡等地以及这些国家的奢侈品销售、其他零售和酒店业务。

国际贸易及国际航运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和春节假期延长等因素影响,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4.1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2.04万亿元,下降15.9%;进口2.08万亿元,下降2.4%。国际货运业方面,丹麦海事数据提供商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称,疫情引发的贸易量减少正导致集装箱航运公司每周损失3.5亿美元运费收入。自1月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贸易网络中的集装箱数量已减少35万个。中国和美洲之间至少有21次航行被取消,相当于19.85万个集装箱,亚欧贸易圈中也有10次航行被取消,预计未来几个月的航运量还将大幅下降。海运业的萧条会直接导致全球供应链的中断,还可能累及造船业。

受疫情影响,跨国公司接连受到干扰,危机的短期影响已经显现,甚至带有影响长远之势,制造商和零售商纷纷考虑调整供应链。由于缺少中国零部件,日产公司已经在日本对汽车进行限产。韩国现代汽车公司也关闭了国内工厂,并强制2.5万名汽车工人休假。苹果公司承认,新冠病毒将影响全球范围内的收入。该公司的苹果手机产品是在中国制造的。拥有3万多名工人的英国品牌捷豹路虎公司警告说,除非中国的供应链恢复,否则生产将被迫停止。

随着限制措施的实施影响的扩散,全球汽车生产和销售下滑,石油、铁矿石和其他原材料的价格也将因中国工业需求下降而下降。《日本经济新闻》根据欧盟委员会统计的国际产业相关数据估算,中国制造业生产规模减少100亿美元,将令海外生产和销售的规模减少67亿美元,特别是韩国、日本和美国等国受影响较大。多家车企发布的产销快报显示,2月份车企产销量下滑。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预计,2月份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销量同比减少80%,1-2月累计同比下降幅度达到41%

中国国内需求短时期内急剧下降,对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形成沉重打击;若长时期停工造成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吃紧,甚至局部瘫痪,则将使全球产业链陷入连锁反应式的空前混乱。

对中国企业调查显示,七成企业认为疫情将持续2个月以上。钟南山认为全球疫情至少延续到6月份。据中金公司估算,国内疫情的爆发及防控措施的执行可能拖累全年GDP增速减少1-2个百分点,其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瑞银集团和高盛集团分别下调中国经济第一季度增长预测至3.8%4%。经合组织大幅调低2020年的中国经济增长率至4.9%


警惕疫情诱发的“次生经济灾害”带来的外部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扩散,引发投资者对世界经济前景的担忧,全球经济增长环境面临新威胁和新考验,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出现也呈现新的风险和挑战。

一是外需市场萎缩风险正在加剧。随着疫情的加速扩散升级,全球主要经济体陆续采取隔离防疫措施,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占据我出口市场的重要份额。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占据我出口市场份额超过四成,若疫情在中东和欧洲加速蔓延、美国疫情进一步升级,各国的隔离防控措施也逐步升级,欧洲、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由于疫情而出现的经济放缓,反过来必将影响我国出口和对外投资。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将逐步显现。海外投资项目面临长期政策不确定风险和供给冲击,可能反过来减缓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布局的进度,对中国外需及全球投资的负面影响不可避免。根据模型推算,若2020年全球贸易增长减速10-15个百分点,中国出口增加值占GDP12%左右,出口萎缩将拖累中国全年GDP增速减少1.2-1.8个百分点。考虑到出口减速对国内就业、消费及投资的影响,则对GDP影响更大。国内疫情可控后,制造业企业复产修复获得延续,将带来国内贸易的短期改善,特别是出口短期或出现反弹。但是,若海外疫情集中爆发,扰动全球产业链,外需或出现整体性回落,对国内出口将造成新压力。

二是新的债务风险。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各国政府首当其冲要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加以应对。目前看,意大利政府紧急拨款36亿欧元,用以支持经济发展,同时还将出台力度更大、适用范围更广的经济政策,包括增加中小企业信贷担保资金,对遭受重大损失的公司减税,加强卫生服务和医疗资源分配等。德国财长也表示,如果形势恶化,德国政府拥有刺激财政的手段。日本也已出台两轮经济救助计划。这些措施短期内可以发挥救急作用,但若疫情持续恶化,各国政府财政负担继续加重,捉襟见肘,对本已债台高筑的各国政府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世界银行一直担心新一轮的债务危机的爆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清算银行(BIS)和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的报告显示,2009年至201810年间,全球债务飙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2019年全球债务(主权债务、企业债务以及家庭债务)创下逾250万亿美元的纪录高位,20201月份债务余额再度增加10万亿美元。未来一旦出现金融环境收紧,利率上升,风险溢价不可避免地飙升,致使资金链断裂,偿债及再融资风险极易引发全球债务风险。

三是宽松货币政策导致资产新泡沫风险。疫情的加速扩散,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加大。国际货币基金呼吁发达国家中央银行在2020年维持宽松货币政策,避免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使用所有合适政策工具来实现强劲、可持续的增长并防范经济下行风险。欧洲央行表示准备在必要时采取适当及有针对性的措施。日本央行表示将密切监视未来的发展,并将努力通过适当的市场运作和资产购买来提供充足的流动性并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

33日,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率先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0.5%的历史新低。在澳央行宣布降息后的几个小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也宣布了今年以来的首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50个基点到1%1.25%的水平。上一次美联储紧急降息还是在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后的10月将利率下调了50个基点。多国降息反映出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影响的严重性。目前全球很多国家采取超低利率,甚至已有17个国家出现了负利率的情况。全球负利率国债已经达到17万亿美元,其中有4万亿是最近3个月新增的。特别是短期利率与长期利率倒挂。低利率暂时缓解企业借贷成本、减轻企业负担,缓解压力。但是,在市场一片恐慌情绪下,减息的作用弱化,影响力大打折扣,不及预期,而同时又将伴随市场产生新的资产泡沫。

四是全球产业链重置风险。中国产业门类完整,在全球产业分工和产业链及供应链各个环节占有重要位置。中国不仅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基地和销售市场,还生产了全世界65%的智能手机和45%的个人电脑,当然也是绝大多数这些产业上下游的零部件及相关产品的最大生产国。实际上,从低端的服装到中端的化学制品,再到高端的科技产品,特别是主要的电子消费产品,它们产业链中最重要的生产基地都在中国。长时期停工造成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吃紧,甚至局部瘫痪,进而使全球产业链陷入连锁反应式的空前混乱。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我国工业企业停工停产已造成一些影响。世界上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正面临由于工厂关闭时间延长和中国劳动力短缺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的问题。电子电信和半导体公司都依赖在中国的工厂,全球数据公司指出,亚马逊微软和苹果等大型科技企业在中国都设有零部件工厂,很多产品包括电脑手机和游戏机等的制造过程都离不开这些零部件。由于配套零部件短缺,包括现代、日产、丰田、本田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内的跨国车企,部分工厂不得不选择暂时性停产。而近日,由于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家确诊病例的增长,上述车企一些生产基地面临的停产风险增加。2月初,苹果在中国的许多供应商被迫停止生产。美国邓白氏国际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指出,以北美公司为主的近5.1万家企业在中国受冠状病毒感染最严重的地区都有直接供应商,全球有500多万家公司则在这些地区至少有一个二级供货商。

疫情危机的短期影响已经显现,甚至带有影响长远之势。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念头在一些企业已经开始产生,制造商和零售商纷纷考虑调整供应链,反思是否过于依赖中国。苹果公司正在重新规划供应链,小米公司称已将一部分订单转移至越南和泰国生产,有些企业也开始寻找其他供应商。虽然短期内无法真正实现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转移,但不排除未来做此布局的可能性。

中短期来看,全球供应链不会因为一次疫情就能发生大规模调整和重组,中国的地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没有哪个或哪几个国家能够替代的。疫情平息后,这些供应链会逐渐恢复。但长期来看,将供应链更加分散化的呼声一定会成为各国经济决策者认真考虑的一个重要选项。这也意味着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霸主地位可能被削弱。